N009 – Nonsense

 

我和朋友形容我一天的状态,脑子就是一直在运作,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丝毫不是因为精神亢奋,也不是真的忙到应接不暇,而是一种几乎习惯了的本能。这像是持续多线程运作的惯性,打比方我现在正在敲这篇文字,此时此刻脑子里想的是后天的公开活动流程上还有什么问题,明天要记得调整总部发来的PPT。然而这个过程并不打架,毕竟它们都关在同一个容器里,但是若要我一边保持专注工作一边听信息量大的播客可能就做不到了。

可能是因为习惯了这样的状态,所以每天都做梦,但是做梦的内容和白天的大脑运作又基本上没什么关系。要说整天都在想什么事情呢,几乎是碎片一样的,看到什么想什么,没看到什么也想什么,也都不全是什么深刻的事情。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容易失控的情绪,我几乎可以察觉每一次成功压抑住爆发的那几秒钟。说爆发嘛,也一样并不是碰着了什么大事,很多也确实鸡毛蒜皮。

明天可能也没时间写白片,序号脱节就脱节吧。把中文叫做「往返笔记」,确实是希望变成往返家中两个时间段中的记录,现在往大一点想可能也是两种状态的记录吧。白片估计还会暂停个两天。今天应该会早些去睡,希望不要再做奇怪的梦了。

N008 – Parents

 

那天回家,深夜和爸妈在房间里聊天,大茶回三明参加同学婚礼不在。妈妈坐在我床上,爸爸站着,我坐在写字台前,有些像高中时候晚自习归家后的景象,妈妈会准备好点心。只是话题从当时的学业、成绩换成了我的工作和生活规划。

诚然妈妈其实一直都不确切明白我工作的内容,每日要面对和处理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可能在她的概念里策略、策划、文案是同一件事情。爸爸多少会懂得一些,当然也懂得并不准确。跟他们聊公司的情况,公司的同事以及未来的计划,就像当年说班上的同学和下学期的课程一样。这让我有熟悉感,也有陌生感。坦白讲我已经有些不太懂得怎样跟他们沟通,有一些。也尝试过竭尽心力让他们懂得我在想些什么,也因为尝试无果或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谈崩而放弃过。这次沟通我再一次试着,坦诚一些心里的想法,郁结的地方,头痛的问题,担心的所在。

「不要想太多了,想多也没有用的。」这或许也就是妈妈唯一可以给到的安慰。我知道她很难明白我所想的,明白了也很难理解。她只会增加更多的担心和难过——证明我仍然不懂事的一面。随着年岁渐长,接触的人事越来越杂而多,需要面对的人生越来越宽广庞然,我们却是很难像孩童时代一样被父母看透了若指掌——更何况可能从高中时,我就已经是个问题少年了。这次沟通的体悟是,可能真的不需要让他们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这些因为你性格或心理弊端而产生的、他们无法了解的部分,索性就包裹起来藏好就好。不论怎么说,都应该给他们一个无忧虑的、健康完好的自己。

「要不去看下心理医生吧?」最后,妈妈对我这么说的时候,我是真的充满了懊悔和歉疚的。
越是往后,越是不必强求理解,放心才是最重要的吧。

N007 – Accepted

 

几天前一位刚上大一的小姑娘写私信问我哪儿能买到《晚安书》。距离第二本书发布已经过去3年多了,书也基本上是卖完了。每当被问起的时候,心里总是开心的,还有人能从各种途径发现这本小书。

两本书都是我在念大学的时候完成的,第二本则跨越了从学校到工作的重要阶段。两本书的选题,其实也都是我在当时想要弄清楚的问题,整个编辑和制作都带着完全的少年心气。毕竟在那样的时间里,距离真正的「现实」和「生活」还有着很长的距离,所有棱角分明,也不相信会被磨损。当然事与愿违,而我用几年的时间也接收了事与愿违的现实。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乐观的人,也因为所处的生活与想象不同而沮丧过,但却仍然具备着鼓励人的能力,一种「过来人」的姿态言传身教也曾做过。

但也因为始终不太能乐观地面对问题——这个显然不是优点的性格特质,使「感受」与「表达」的能力不至于退化。像我现在尽量每天都写一些文字,其实就是为了训练自己的敏感度与表达力,同时也给自己的生活提供一个无害的输出端口,这些文字都不会发在朋友圈。

我给这位刚上大一的小姑娘写了下面这样一段话。我希望,这就是我所希望的——「不会被改变的部分。」

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光是很美好的,
我至今也常常怀念。
怀念的可能不是学校、老师和同学,
而是那些时光里无所畏惧的自己。
那时我坚信不会改变的人事物,
大多都改变了,包括自己。
祝福你拥有美好的几年时光,
不要怕被生活改变。
因为无论如何,
总有不会被改变的部分。

N006 – STARBUCSK

 

此时此刻咖啡馆里的嘈杂声像极了白噪音应用里提供的标准版本。人们各自谈论的话题混杂在一起,偶尔夹杂带着地方口音的三字经和不压抑自己天性的爽朗笑声。坐在靠窗位置,行人形形色色行色匆匆,娃娃车里的孩子盯着玻璃窗,她妈妈在一旁情绪激动地打着电话。门口抽烟的人已经换了两波,他们并不认识相顾无言吐着烟圈。对面的必胜客已经没有客人,店员逐一收拾桌子。其他店铺已经拉下卷闸门,JNBY四个字不知道怎么看总觉得像是在骂人。过了十点人开始变少,带着耳机没有放音乐的情况下,嗡嗡声的音量变的刚好。吧台好像有两杯饮品很久没人认领,咖啡师小哥终于扯开嗓门喊宋先生两杯饮品好了,请您来取一下,音量是平时店员的两到三倍。手机弹出提醒说今晚打假晚会黑了NIKE和MUJI,你可母鸡?母鸡。在商场上班的员工开始成群结队地下班,他们要去赶接近末班的公交车。还有一波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共享单车,科技方便了他们的生活。保安开始给商场大门上锁,留下一扇小门以供晚场电影观众、KTV麦霸和迟下班的员工通行。一天又要结束,如果每天都坐在同样的位置上观察,会不会看到日复一日雷同的画面。

* 今天没有白片。就不逼着自己去写了。

N005 – Junk Food

 

晚上加班后去吃了KFC,因为突然很想吃吮指原味鸡。也基本上,除了这个对KFC没有其他喜好,且它们家的咖啡真的是非常令人尴尬。想起忘记在哪里看到的说法,喜欢Nike的人通常喜欢M记,喜欢Adidas的人会喜欢KFC。有一段时间觉得好像有点儿准,似乎在毫无相关的两个品牌在气质上是有接近之处。

麦当劳是暖的,KFC不知道怎么说。
麦当劳点餐模块清晰,KFC不知道怎么说。
麦当劳的鸡翅和薯条都好吃,KFC的不知道怎么说。
麦当劳的麦咖啡足够出色了,KFC的不知道怎么说。
麦当劳的新品切莫轻易尝试,KFC的就更不要尝试了。

N004 – ACG

 

今天和朋友聊起EVA,想起一些已经忘记的名词术语,还特地去豆瓣的「第三新东京市」小组查了下。新剧场版还有一部未上映,填上这坑以后就又再一次圆满了。大学的时候我才看了EVA的TV版,而今年都已经是TV版放映的22周年了。那会儿在大马,记得看完最后一集时候下着雨,去阳台抽了根烟。那时候是20岁,如果觉得那样年纪为动画片而沉思是可笑的——那就错了,EVA这样的作品是会的。同时鬼知道大陆在引进这部动画的时候,是怎么硬生生拗成什么天鹰战士的。

初中开始看火影,我现在手机里也还留着手游,时不时进去打两把决斗场,每次只要赢了用小南、鼬、佩恩、蝎这样的玩家时,也会开心欢呼把战斗视频存下来,我一贯的阵容是宁次、小李和雏田。前一阵子为了玩Pokemon太阳,还找朋友借了3DS,结果打了一周目下来就忘在一边了。倒是和小时候一样,从最初的镇子抓到的第一只精灵,一定会一直留到最后。高达一直看到铁血的ORPHANS没看完,之前也是基本补完了。我还喜欢型月社的设定,FGO国服今天开始和空境联动也是令人开心的,但是要氪多少金才能抽到两仪式Saber……对虚渊玄和奈须蘑菇也是五体投地的。黑子的篮球我也是看的,曾经也买过一整套网球王子的……

更小的时候吧,看多啦A梦。当然那会儿我们能买到的版本都叫叮当猫,或者小叮当,或者机器猫。多啦A梦是很后期才被修订的记忆。印象最深刻的是大雄的抽屉——一个念书成绩如此糟糕的家伙,抽屉竟然收拾得那么整齐。光是这一点就对我产生了深远影响——收拾抽屉、整理桌面,直至和大茶在一起之后基本由她来收拾了。

在睡前非常粗略地过了一下ACG的历史,这应该只是冰山一角。ACG很好啊,ACG离少年和大叔都很近。它让大叔像个少年,也可以让少年瞬间成为大叔。

* 这篇写得实在太流水了,我原本想的结构不是这样的,但是不想修改了就这样吧。

N002 – Tang-Yuan | also as a #fiction highway post

 

「给我买汤圆吧」,她说。

这种国际连锁的大型卖场她没来过几回,难得今天跟着爸爸来一趟。冰柜的高度比她两倍还高,踮起脚尖差不多刚好看到冰柜里,光是「汤圆」这一个东西就可以有那么多种。当然之前她已经被无数种零食饮料甚至十多种品牌的抽纸洗礼过。

「给我买汤圆吧」,她说,「我想吃」。

水晶汤圆、炫彩小汤圆、香糯汤圆、果然爱水果汤圆、酸奶汤圆、干吃汤圆、八宝果仁汤圆、水磨汤圆、宁波汤圆、儿童汤圆。从一排冰柜的一头慢慢往另一头走,爸爸站在另一边挑着酸奶。她甚至开始在想如果爸爸不在家,得怎么自己煮来吃。烧开水直接冲可以吗?如果非得开火煮的话,那就没辙了。当然问题还是爸爸买不买,不买就真的吃不到了。她刚刚逛过巧克力的货架,走过薯片的堆头,也在烤鸡熟食摊前盯着看了五分钟,可是现在就想吃汤圆,整颗心都要变成一颗汤圆了。

「我想吃汤圆」,她说,「买一包汤圆吧」。

她看了一眼爸爸拉着的小拖车,里面已经放了挺多东西,有些她都不知道是什么。她再一次踮起脚尖,伸手试着够着冰柜里的那包「儿童汤圆」,她对「儿童」两个字的敏感度就像识别男女厕所标志一样。够着了!她拎起那包尺寸也很儿童的汤圆,悄悄地放进爸爸的购物车里,爸爸没有发觉。

「我想吃汤圆啊」,她说,「汤圆都不给我买……」
「走啦,不要自己乱跑」,爸爸说,一边把一排酸奶放进购物车里,刚好盖在「儿童汤圆」上。

爸爸牵起她的手,往收银台走去。她的小步伐欢快,从背后看好像开心地笑着。

 

N001 – Hope

 

去年年底搬到了島外的新家,站在陽台確實「隔岸觀火」。樓下是農田,尚未被開發規劃,與對岸的城市感形成反差。兩岸被一條海底隧道連接,6.1公里只要不堵車並不算太遠。廈門很小,一座小島。在現實的地理尺度之中,疊加著島嶼內外的印象距離,還有以房價段位作等高線描繪的城市外延版圖。它像植物也像機器,自然生長也捆綁系統,按部就班有條不紊。

小區外的路燈還未啓用,從大道折入後需要開遠光燈。總是看見因為太暗措不及防而死傷的阿貓阿狗,觸目驚心。它們的屍首橫陳在馬路中央,或許隔天一早會被清理乾淨。它們是流浪的嗎,還是淘氣或不慎離開了家,走失在黑暗裡。面對龐然而炫目的大車迎面而來的時候,該是多麼驚慌。

我希望隧道別總是堵車。希望農田不要被開發。希望房價不要亂漲。希望路燈快點亮起來。希望大家來個慢點。希望阿貓阿狗們沒事別去馬路上亂跑。希望往返島嶼內外的日常里一直有好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