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ocrisy 17

 

「下棋的人」

凌晨四点半
日出前摄入的酒精开始作怪
急忙拽来月光稀释 刹那鬓白 回南方老城

执棋将落的爷 目光如炬
这局一下几十年了 满盘车辙和皱纹
我俩同侧 参谋推断 落子不悔有多难
就这么着吧 分不出个输赢的 我说
好势好势 随它去吧 酒盏空了就换壶沏茶

醒来东方鱼肚又黑了
西方熊掌不可得

2018.09.29

Hypocrisy 15

「领地」

折翅的飞鸟享受着陆地
干瘪的鱼微笑着告别自己
花朵盛开的是愤怒
残缺的月亮才是本体
太阳的光茫寓意着死亡
沼泽的蛆虫是生命里的象征
描述金钱的诗歌最美
咏诵理想的剧作不齿

只有这里是自由的

2018.09.05

Hypocrisy 16

「渲染」

可能每一个吐出口的字
都被你修正了偏旁部首的角度
用鼠标的点击校正心跳和指间的时差
坦白从宽吧 你不情愿光芒来自另一双眼球
但是对于所有的调整和控制
都是为了理直气壮的舒一口气
可以轻巧地吹走镶嵌在楼边的一朵云

2018.09.09

Hypocrisy 14

「帕累托的慰藉」

苦恼、懊悔和不明所以的纠缠
还有不知去向的神游
让日常的廓形更加丰腴和充满弹性
结实的部分只占了少数
是闪光的瞬间 倏忽而过的笑容和泪水
它们反而僵硬而确凿
关键行为是后者 至多20%的占比
但用来确认关于我的存在

2018.08.27

Hypocrisy 13

「克制的表达」

那些紧随其后的
在完全不必要的场合下
执着地开启远光灯的
机动车驾驶员 先生/小姐
都是双商欠奉的
ㄕㄚ ㄅㄧ

2018.08.23

Hypocrisy 12

「吸入过量」

无法描述的虚无和焦虑
甚至这些成分不详的颗粒
都是存在的 和虚无本身抗衡的证据
掌握的是不当的吐纳心法
贯彻着一条道可能要走到黑的预想
体内的河川之上因而有了星辰和雾霭
贪婪地摄取 带着失落和惶然 吐露出的汁液
形成了自艾的字句 平铺开来 在烈日之下
像是醉酒者的自白 清醒得无人相信
但却是这一秒 和紧随的成千上万秒 受困于之的瓶颈

2018.08.21

Hypocrisy 11

「惺忪」

已经被你浪费的月光
在它落下来的时候 脉搏似乎变慢
你没有伸手去接
想弹奏夜曲 织一张网
能兜住多少 就流走多少
你得要用指尖去碰着
它才能流入血液

2018.08.17

Hypocrisy 10

「拾荒」

他站在风里
对于风而言 他和眼前的垃圾一样摇摆
树干上的蜘蛛 奔跑的猫狗
戴墨镜的俊男和他的豪车 都一样落魄

他站在风里等着被捡走
风是拾荒者 不挑不拣 仁慈温柔

2018.08.14

N023 – Brain Storming

下午去领了核磁共振的结果,医生对着电脑看我脑袋的透析图的时候,我看得入神了。如果不做这次核磁共振,我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我脑壳里面的样子。它就是一个灵长类动物的脑袋,和大街上亿万个人都没有什么不同。但也就是这个脑袋里的每一根神经、脑细胞还有乱七八糟组织让我是我。它有时候不听我控制,却可以被药物控制。它每天帮我处理各种各样的信息,再转化成各种各样「被我理解了的」的信息。它沉静的时候应该挺有魅力的,它失控起来又挺可怕的。它决定我的潜力和局限,也决定着我会怎么过每一个日夜。到头来,我都还没学会和它很好地相处,甚至我都还不了解它。

昨晚因为要帮朋友转发信息又打开了已经关闭两个多月的朋友圈,刚才刷了一下又马上关掉了。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上面是一堆脑袋里的内容的发布台,日常的工作的文艺的,美好的丑陋的快乐的悲伤的高级的土气的,乱七八糟。可这有什么不好啊?这很正常啊,为什么我看着会那么烦?我得问问我的脑袋。可它不回答我。

我最近开始一个诗歌的写作计划,它是更快速有效的出口对我来说。我给这个项目取名叫hypocrisy,直译假装、矫饰、虚伪,我叫它「伪善的诗」。我通过这些不负责任的词句组合把所有「负面」的情绪变成可能有些浪漫的诗歌,有很多含沙射影指桑骂槐,我也不必解释它们。我很难说这些东西真的能让我感到「开心」或者「快乐」。它们一定程度上和药物差不多,只是把自己的某一部分波动拉回中间值而已。平均、正常,有时候真的很重要。

我还有很多的工作没做完,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好,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我每天都想着的这些事情其实抛开一切瓜葛来说对我根本没有那么重要。我到底是谁到底要去过什么样的人生,妈的我都已经不好意思再问我自己这种问题了。可只有这个问题用一个巨大的灰蒙蒙又无可忽视的问号出现在我脑袋里的时候,我才觉得我更靠近我自己一点点。

幸好我还有问题。没问题的话这脑袋也就真的没什么意义了。

Hypocrisy 09

「泪腺的说明书」
泪腺是光敏装置
在耀眼和漆黑的时刻启动
用以区分跳跃出中间值的瞬间
和那些主动或被动自卑的刹那

快乐和悲伤 都是求助的信号
它高贵而廉价
出众继而泯然
在一次又一次证实了算是定理的预感之后
它会损坏的

所以实际拥有者 总是少数人

2018.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