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ocrisy 25

「开心」

敲门声
礼貌后来暴戾
禁闭中他温驯地等
可怖的夜里他写诗
钥匙孔探进来的光 被视为诱惑
摔掷在墙上地上
敲门声也没有了

出入是同一个口
握手言和是在告别的时候
他高兴极了
想试着跳一支舞
用来感谢那些聋哑的搏斗

海豚一个跟头跃出草坪
看见了吗他问
这是我写过的最开心的一首
像回到星光下的栅栏边一样有些激动
只是没抓着那时候的风
所以你听不懂

2019.01.09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