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09 – Faraway

 

自从和茶出来租房住之后,回家的时间就越来越少。现在搬到了岛外的自己家,差不多也就每周回家一次,吃个家里饭再住上一晚。从BRT下来后,路边扫了一部mobike从文灶骑回滨南,穿过一些小时候奔跑游戏过的小巷。那些巷子好像几十年都没有变过,依稀记得小学同学谁谁谁是住在那一栋楼十几年前曾站在那里冲着他家阳台喊话。小时候卖教辅书的书店依然开着,老板依然习惯用毛笔在红色纸上工整写下新到书目,用浆糊贴在铁门上。转角小卖部的老板越来越胖,无时不刻抽着烟。文具店卖的玩具已经不知道来自哪个动画片,光是战斗陀螺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版本。小时候热衷于收集的动漫周边,现在知道那其实也都是IP。

早晨出门上班的时候,门口小道上的树正在落叶,一片片往下掉。我站着看了几秒,匆匆离开赶车去了。那一下想起了很多年前写过的一段文字,视角就是刚才伫足的位置。那时候才18岁,现在读那时看似少年老成的自己,稚拙可爱,却也无比真诚。

那时候刚经历高考,过了北影的专业课,却非常意外地砸在了文化课上,就这么和那时候几乎已经够着了的梦想失之交臂。放弃了复读,暂时留在厦门念了一个学期就退学了。在那时的我眼里,是很大的一次失败,很长时间都笼罩在愁云里。后来选择了出国,辗转几年到了现在。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更冷,那时候门口小道的落叶和现在没有不同。

———

#童年远去#

居住了十五年的老房子,就在小学的边上,所以可以经常看见放学的孩子成群结队地穿过小区的林荫道。或者在周末,学校的课余活动结束后,孩子们在玩具店和杂货铺前打闹的身影。小学的校服都没有换过,看着他们会想起那么多年以前的自己,和他们一样。很有趣的事情是,某一天帮匆忙跑过的小朋友捡起掉落的美术袋,小朋友很有礼貌地说:谢谢叔叔。

那一瞬间的感慨,
究竟有没有化作释然的微笑传达给小朋友呢?

玩具店的老板在我经过时还是会给我打招呼,只是经过了这些年,从招呼我进店铺里推销新玩具,渐渐变成了恰到好处的点头示意。以前很多玩具都在这里买,四驱车,战斗陀螺,BB战士。隐约还记得这些很有趣的名字,也还记得我是那群曾经嬉闹的团体中,唯一执意把玩具带回家自己拼装的孩子。

街道两边的树木年复一年地茂盛和枯落。
在那天萧瑟的晚风里,我知道又过了一个秋。

你曾经如此活跃,你曾经如此优秀,你曾经如此自信和坚定。而这些曾经,化作你现在偏执的寂寞,溶化在童年远去的晚霞中。

2008-11-16
00:19:5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