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06 – A Dream about Death

 

不知道为什么又要办一次婚礼,这次是在户外,但不是在曾经想象过的绿色草坪上,没有花。所有人已经列席在位,场景看上去非常有序,却没有音乐和谈论的话语声,因此却显得有些肃杀。我像是在候场,和茶站在一起,朋友们站在身边。远处的独幢建筑我已经想不起它的轮廓,似乎有一个圆形的窗户,切割成四个扇形,但可以确认那不是教堂。对了紧邻着马路边,好像还有牛羊自顾自地晃悠着尾巴。我很心急,场面有些尴尬,却不知为何迟迟不开场。来了几个人,像是我们的朋友,但我看不清他们的面貌,把茶带走了,好像是要去换衣服,离开得很自然。

一辆银灰色的车从远处驶来,没有声音,我看着它由远驶近。大概还有个不到百米的距离,车窗摇了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长发女人,削瘦,面容冷峻,我已经可以看得见她。车子减速,但没有停下,我转过身想认认是谁。她掏出了枪,朝着我连开五枪。我来不及低头看,胸口并不是剧痛,抽搐着倒下。没有人过来,似乎听不见枪声,看不见这里发生的情况。车子开走了,甚至是没有加速地开走了。

「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啊。」依稀记得我说话了,还未找茶确认过是否真的说出了声。紧接着感觉到了草地,植物,天空晴朗得很好。我还能掏出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没有人接。

醒来了。
胸口沉闷,也没有喘着大气。
茶已经起来了,在卫生间洗漱。
一种重返人间的安全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