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04-Fake Ronin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在尚未竣工亦未通车的大桥上,他向着那断头路义无反顾地走,手里像有无形长刀,步步生风。开上来兜风发现无路可走的车子在尽头掉头,竟然迎面向他开去再挑衅一般别开车头,扬长而去。他没有骂骂咧咧,只回头望了一眼,接着向前走。

他最早的出现就如同都市传说,在小区的业主群中初登场。疫情期间外卖和超市快送都进不来,物业在正门口支了个帐篷,所有外卖平铺在层板上等待认领。

– 有个疯子会拆开外卖袋子直接吃啊。

– 浑身又脏又臭,不知道哪来的。

– 大家注意啊!物业也不管一管。

– 我今天早晨也看到了,他睡在绿化带上。

下楼拿快递的时候我见到了他,蹲在领外卖的层板边上,直接拆了一袋橙子开始吃。与其说是吃,撕咬可能更准确。小区三俩保安瞬时围上去驱赶,途径住户避而远之。他没有反抗叫喊,转身离开。灰色夹克黑色裤子都已脏污,一双塑料拖鞋却还算新,大概是刚捡来的。

– 他好像也不是疯子啊?会不会只是正常的流浪汉?

– 应该送去收容所,晚上还是挺凉的这样不行。

– 谁看到他给他一个口罩?

第二次见到他,静静地坐在小区门口的花圃上,神情呆滞。进小区的车辆需要逐一测量体温,还要打开后备箱看是否有行李,以判断是否刚刚返厦或是带外地人进小区。值班的保安只有两个人,车子在小区门口排起长队。我摇下车窗,大抵有一个瞬间和他四目相对。眼神浑浊但看不到恶意,也看不到孤独无助等其他,就只是一双没有含义的眼睛。

– 那个疯子好像晃到隔壁小区去了。 

– 隔壁小区的保安有给他水喝,我有看到。 

– 到底是哪儿来的啊?

打开窗抽烟的时候看到他在桥上,没有迟疑地向前走,从身型衣着我判断是他。桥的尽头只有沙土,大概也是因为疫情工地始终没有复工。也许小区楼盘这边腻味了,他要去村子里待一阵。在城市里也见过不少流浪汉,他们大多衣衫褴褛,或是背着大布袋子,披头散发,步履蹒跚踉跄。他不是。步伐有力气,甚至也不驼背,往前走的架势如同早起健步锻炼、充满精神头的正常人,充满希望的样子,手里像是有一柄幕末浪人的长刀。

我不知道他要去哪儿。我知道他没有疯。

20200228|00:15-00:4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