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语速过快

五月到六月过得太快太满,直到已经6月22日想要静下来整理一下状况写点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台灯上的月历还停留在五月,而迷幻的2020进度条马上就走过50%。

五月是生日月,每年的五月一日起就会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今年的五月尤其特殊,因为30岁毕竟是一个众所周知、约定俗成的大关卡。对于而立之年我一直没有过什么明确的预期,如果拿现状来比照的话也不算太差,但心里也很清楚地晓得距离最佳状态还差得远,但比起过去糟糕的两年来说又已经很好了。

生日那天大茶给我准备了一个大惊喜,她偷偷找了30多位朋友朝着镜头对我说:「30岁了要立刻放轻松噢!」立松是我的本名。「立刻放轻松」显然不是这个名字最初寄予的意义,万万没想到却成了我25岁之后最重要又最常被忽略的提醒。如果我的自我认知正确的话,我始终在扮演那个让大家轻松愉快的角色,不论是在什么样的场合。这种扮演甚至都不需要努力,只要有朋友在的情境里我就会自动切换,即便在自己最不好的那段时间里也一样。而承受了我最多沉重状态的人反而是茶,所有大家看不见的那一面都只有她知道。严格来说,直至现在我都还没有认真地表达过她给我这份30岁生日惊喜的感谢,太棒了超惊喜的好感动谢谢你,都不足以。我知道她尝试让我的朋友们替她再说一遍,她已经对我说过无数次的话。她希望这是有效的,哪怕一点点。而我现在想想,之所以还没有办法更敞开坦然甚至自信地表达谢谢,是因为我还无法满足她这份小小的期待。

六月连续出差两次,一次9天一次5天,半个月的跟拍工作加上穿插其中的琐碎事务。周四凌晨从上海回到厦门,周五就和茶一起市集出摊,闷热的天气在户外撑了两天之后确实有些吃不消。想要彻底放空一阵子,但此前落下的工作和新事项又已经将六月底填满。节奏与安排被打乱,用deadline和责任追赶疲惫,忙演化成乱,焦虑终于还是超出阈值,需要暂停。

实现暂停的时刻其实是今天下午看日环食的那会儿。我和茶趴在家里的飘窗上透过相机看见了这个下次见要196年后的景象。乌云恰好替我们遮挡了刺眼的光,日环食肉眼可见的那一刻我有好几层的想法,一是草薙的家徽、二是HEROES,三是地球和人类真的很渺小啊。

好了我写不下去了,放几张下午大茶拍的照片。

2020.06.22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