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ocrisy 17

 

「下棋的人」

凌晨四点半
日出前摄入的酒精开始作怪
急忙拽来月光稀释 刹那鬓白 回南方老城

执棋将落的爷 目光如炬
这局一下几十年了 满盘车辙和皱纹
我俩同侧 参谋推断 落子不悔有多难
就这么着吧 分不出个输赢的 我说
好势好势 随它去吧 酒盏空了就换壶沏茶

醒来东方鱼肚又黑了
西方熊掌不可得

2018.09.29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